WZX's blog 海滩上捡贝壳的孩子

基因的战争 ——读《自私的基因》

2019-07-18
wzx

独立的DNA复制因子如羚羊般灵活,它们自由奔放地随世代相传,在一次性的生物容器中临时组合,而不朽的双螺旋则不停改组演替,在形成终将腐朽的肉体时磨炼,最终走向各自的永恒。

生存机器

关于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,很多人认为自然选择的个体是生物。在广阔的天地中,面对大自然的选择,生物们使出浑身解数,不断进化才能逃过灭绝的命运。但是这场无休止的战争却是它们之间的,所有的生物们不过是它们的工具而已。它们存在于你和我的躯体内,它们创造了我们,创造了我们的肉体和心灵,而保存它们正是我们存在的终极理由。今天,我们称它们为基因,而我们就是它们的生存机器

基因从氨基酸的组合,蛋白质的合成,间接地控制着人体的制造,而我们却对自己的基因无能为力:后天获得的特性是不能遗传的。不论你一生获得的聪明才智有多少,绝不会有点滴经由遗传途径传给你的子女。新的一代都是从零开始。人体只不过是基因保持自己不变的一种手段。基因出于合作的动机随机组合在一起,便制造了用于保护它们的生物。个体是不稳定的,在不停地消失。染色体也像打出去不久的一副牌一样,混合以致被湮没。但是基因不会被交换所破坏,它们只是调换伙伴再继续前进。它们继续前进是理所当然的,这是它们的本性。它们是复制基因,而我们则是它们的生存机器。我们完成我们的职责后就被弃于一旁,但是基因是永存的

有意识的机器

我们为什么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,甚至可能做出不利于基因的行为呢。基因是一组编码,蛋白质合成的编码,一旦形成除非突变,则永远不会改变(无论环境如何变化)。生命和棋局一样是变幻莫测的,事先预见到一切是不现实的。像棋局的程序编制员一样,基因对生存机器的指令不可能是具体而细微的,它只能是一般的战略以及适用于生存的各种诀窍。基因是主要的策略制定者,大脑则是执行者。但随着大脑的日趋高度发达,它实际上接管了越来越多的决策机能,而在这样做的过程中运用诸如学习和模拟的技巧。

在机器学习和认知科学领域,有一种模仿生物神经网络的结构和功能的数学模型,叫做人工神经网络,尽管仍然有不可解释性,但是这种模型的效果仍然很好。基因们就好像未来的程序员,用蛋白质编码生物,除了给了某些方面的限制条件外,让具有生物一定的自由。尽管这些生物就像所谓的机器学习一样,如同一个黑盒,尽管基因们不能完全解释生物的行为,但这个工具非常好用,于是便像人工智能一样火了起来,大家都开始这样制造自己的生存机器,并越来越复杂。

机器的控制权

基因目的便是让机器生存繁衍,并且照顾好自己的下一代机器。但是我们似乎可以掌控我们的命运,违抗基因的指令。某些宗教的传教士是不生育的,他们把全部的力量投入到传播思想上,只留少部分维持自己的生活。其实是觅母(meme),文化的基本单位,也是一种复制因子,掌握了机器的控制权。它们控制着机器传播自己,甚至同别的觅母战争(宗教战争)。生命在任何时刻都是渺小的,我们甚至完全不能掌控自己。

无论在宇宙中哪一个地方,生命出现唯一需要的,只有不朽的复制因子。


Comments

Content